傾聽孩子們的心聲

“兒童友好家園”

中國特稿社 宮一棟
在四川什邡紅白鎮的兒童友好家園里,父親正和孩子一起玩耍。
UNICEF/China/2011/James Zeng Huang
2012年5月11日

在汶川地震中痛失女兒的小芳(化名)本以為會再一次遭受心靈的創傷。這位在四川什邡市紅白鎮開小吃店的婦女在震后生下了一個患有唇裂和腭裂的男孩,但在“兒童友好家園”的幫助下,她的孩子得到了免費救治。對這個曾被悲傷和絕望的陰影籠罩的家庭來說,這無疑是一次新生。

像小芳一樣,紅白鎮的百姓認為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和國務院婦兒工委辦公室在震后設立的“兒童友好家園”不僅為孩子們提供了一個免費玩耍的場所,而且成為一個以社區為基礎的兒童發展、保護和參與中心——這轉變了中國人在撫育孩子上的傳統觀念。

截至目前,四川省在7個地市開設了40所“兒童友好家園”,它們為那些長期以來難以獲得公共服務的人們提供了積極的資源支持。在中國快速邁向城市化的進程中,“兒童友好家園”還成為兒童、老人和婦女有效參與社區事務和鄉村文化建設的重要平臺。

群山環繞的紅白鎮是2008年汶川地震中的重災區。鎮上有6,800多名常住人口,但近1,000人在地震中被奪去了生命,其中包括159名孩子,另有225名孩子肢殘或受傷。

小芳的女兒劉彩鈴不幸遇難。那時正在中學就讀的彩鈴學習成績一直名列前茅,如果不是因為這場災難,她現在本應上高中了。穿梭在不足10平米的小吃店里,小芳一邊給顧客們盛著熱騰騰的米粉和羊肉湯,一邊回憶著往事。

在過去三年中,鎮上大約有60對在地震中喪子的夫婦生下了第二個孩子。2009年8月,小芳生下了一個男孩。小芳給他起名“翰林”,這是希望他將來能夠出人頭地,也是取了女兒彩鈴名字最后一個字的諧音,以示對她的紀念。但得子之福很快煙消云散:翰林被診斷出患有嚴重的腭裂和唇裂,成為人們流言蜚語的對象。這使小芳一家承受了巨大的社會壓力。

“我那時不敢帶孩子出門,因為他肯定會受到其他人的取笑?!毙》甲聛?,擦去臉上的淚水。

更為糟糕的是由于腭裂和唇裂,翰林無法正常進食,每到晚上就會哭個不停,這使家庭的氛圍變得更加凝重?!拔腋械浇^望和悲慟?!笔中g是唯一的解決方案,但對這對40多歲的夫婦來說,手術費用無疑是一筆天文數字。

在這個關鍵時刻,在“兒童友好家園”工作的志愿者連生瓊來到了她家探訪。連生瓊在震后訪問了40多個再生育家庭,以了解他們的需要?!懊鎸@一群需要特殊關注的傷殘孩子,我們要多給他們一些關心、關注和關愛,而不是去嘲笑他們?!?/p>

連生瓊曾做過小本生意。地震發生后,她在鎮上的加油站做了幾個月的志愿者,給運輸救災物資的車輛加油、送水。后來,當“兒童友好家園”開始招聘志愿者時,她應聘并且入選了。?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在震后引入的這一模式,其初衷是在緊急援助狀態下,為經歷災難事件的孩子提供心理和物質的援助,讓他們得到一個安全玩耍、彼此交流的空間。

四川綿陽沸水鎮的孩子們在兒童友好家園里做游戲。
UNICEF/China/2011/James Zeng Huang
四川綿陽沸水鎮的孩子們在兒童友好家園里做游戲。

連生瓊參加了15次培訓,其內容涉及社會工作的原則和實踐、兒童早期教育、心理輔導以及兒童發展、保護和參與。一個讓她感到十分新穎的內容是“兒童保護論壇”:孩子們自由表達對諸如家庭暴力和父母離異等問題的看法。起初,連生瓊感到學習要求很高,“都想逃跑”。后來她漸漸為這一套“兒童優先”的理念所吸引。

連生瓊自己也有一個正在上大學的兒子?!耙郧拔铱傆X得,讓孩子吃飽、穿暖就夠了,而且家長的地位是高高在上的?,F在要注重和孩子們的互動交流,讓他們更多地參與決策?!倍宜_始理解,“兒童友好家園”是一個連接家庭和學校的重要社區空間,是增進以社區為基礎的兒童保護工作的催化劑。

當劉翰林出生的時候,紅白鎮“兒童友好家園”已經從一個災后兒童安全活動場所轉變為兒童保護網絡的重要組成部分。這一工作涉及公安、衛生、中小學和民政等多部門的綜合協作。

為了幫助鎮上的再生育婦女,連生瓊協調各種社會資源,為她們舉辦產前知識講座。她聯系到了華西醫學院和香港青年發展基金的志愿者,通過后者為小芳一家聯系到了醫生,為孩子進行免費手術。2010年4月的一天,小芳一家在志愿者的陪伴下去了德陽人民醫院,長達十個小時的手術取得了令人滿意的效果:孩子的吃飯問題得到了解決。

之后,連生瓊一直鼓勵小芳把翰林帶到“兒童友好家園”跟其他孩子玩耍,并且利用家園的圖書、音樂器材和玩具等各種設備。小芳抱著兒子,笑著說:“我不再擔心他會受到歧視,他會像其他孩子一樣健康成長?!?/p>

在過去三年中,紅白鎮“兒童友好家園”成為吸引兒童和成年人的一塊磁石。它為生活在邊遠地區的人們帶去了稀缺的公共資源。住在甘家窩凼的陳興福和甘尚敏就經常開著三輪摩托車,下山把女兒陳佳鎰送到“兒童友好家園”來玩。在海拔1,100米的甘家窩凼,幾乎沒有任何針對孩子的公共設施或者教育場所。

陳興福說:“跟村里年齡相仿的孩子相比,佳鎰更加活潑、大方?!彼J為,這在一定程度上要歸功于“兒童友好家園”開展的各種豐富多彩的活動,特別是孩子們自發組織的活動。例如,七名小學高年級學生組成的“兒童管理委員會”對于組織什么樣的活動有著重要的發言權。去年暑假,他們就倡議上山,到甘家窩凼摘野菜;并且組織了一次以塑料瓶、報紙等廢舊物品為材料的時裝秀。這些靈活多樣的活動受到了孩子們的歡迎。

在紅白鎮“兒童友好家園”工作的另一名志愿者劉慶說:“我感覺學校有一個正式的土壤,必須遵照一定的模式,而我們這里就是讓孩子們自由發揮?!眲c負責指導孩子們的手工和繪畫,但她說自己不會直接說“你這樣畫得不好”,而是讓孩子們“找到自己的天堂”。

在兒童游戲室里,她招呼著那些親切地稱她為“阿姨”的孩子:“孩子們有些想法是非常好的,我們老師想的不一定就是最好的,他們的想法體現了兒童的心理世界?!?/p>

截至目前,四川省的40個“兒童友好家園”已經為30多萬名孩子提供了服務。目前,36所家園已由政府接管,從財政上得到有力支持。下設12個家園的綿陽市則把“兒童友好家園”和正在建設的鄉鎮文化站結合在一起,以保證其可持續性發展,特別是為留守兒童、婦女和老人提供一方拓展其潛能的“陣地”。

初顯成功的“兒童友好家園”對中國政府有關兒童保護和發展的決策起到了積極影響。中國國務院頒布的《中國兒童發展綱要》(2011-2020)明確要求:“90%以上的城鄉社區建設1所為兒童及其家庭提供游戲、娛樂、教育、衛生、社會心理支持和轉介等服務的兒童之家?!边@一模式也已推廣到安徽、青海等省區。

中國青年政治學院社工系教授楊渝川認為,“兒童友好家園”成為中國正在積極推進的公民社會的重要組成部分。她還說,“兒童友好家園”在結合本土文化的同時有很多創新?!啊畠和押眉覉@’為功能多元的兒童和青少年服務保護體系打開了一個新的局面?!?/p>

但“兒童友好家園”的未來發展還有許多亟待解決的問題。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的兒童保護專家楊海宇說,由于缺乏專業的社工人才以及相應的對接渠道,“兒童友好家園”無法在兒童權利受到嚴重侵害時為其提供及時、有力的轉介服務。

盡管存在諸多困難,但四川省婦兒工委辦前專職副主任、現省婦聯發展部部長胡秀琴認為,“兒童友好家園”將會成為一套更為成熟的社會創新管理和社會公益機制,為兒童提供全方位的公共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