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治愈的傷痕上滋養出的一朵向陽的花”

汶川地震親歷者憶述在兒童友好家園度過的快樂童年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駐華辦事處
22歲的臘梅在成都理工大學。
UNICEF/China/2020/Ma Yuyuan
2021年2月26日

在2008年汶川地震發生后,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與國務院婦女兒童工作委員會辦公室在災區設立兒童友好家園(“兒童之家”的原型),為孩子們提供社會心理支持,這些家園中有一些在災后保留下來,成為長期為當地兒童發展提供服務的場所。

來自四川綿陽的女孩臘梅和許多小伙伴一起在兒童友好家園里度過了很多美好的童年時光,如今她已經是一名大學四年級的學生,她寫下了兒時那個帶給她溫暖與快樂記憶的“家”。


2008年的冬天,我追隨著父母的腳步,回到了茶坪——這個在“5.12”地震時被重創的小鎮。時隔幾月,再次回到這片土地,倒塌的廢墟已經被一方方新筑的地基替代。

記憶中,到了夏天的時候,新家(臨時安置房)就大致落成了,房間中間放一張軍用折疊單人床就可以睡得很安穩。

為了維持生計,爸媽在外工作,我就守在老房子的青瓦下,守著蟻隊一次又一次押運糧草穿行。柴堆上偶有一只大橙貓迅速掠過,玉米地里傳來蟲鳥鳴叫。

臘梅(右)和她的小伙伴在四川千佛鎮兒童友好家園舊址。

不記得從什么時候起,一個大大的白色帳篷和幾間板房出現在家對面的小廣場上。笑起來很可愛的賈阿姨告訴我和小伙伴這里是兒童友好家園,并熱情地邀請我們進去玩。我們羞紅了臉倚在門邊,腳搭在門前又迅速收回來,一雙雙渴望的眼睛望向房間里的玩具。綠色的小椅子在呼喊我們,桌上的手工品也吸引我們,在阿姨殷切的目光中,也不知我們中的誰先被誘惑,幾個小小孩就一下涌進了房間。

從此,友好家園這方天地漸漸取代了無數個無聊至極的日子。許多個寒暑假,我們都泡在這里,在阿姨們的指導下畫一天畫,做一下午手工,踢一會毽子,拼幾張拼圖,搭一座城堡……慢慢地,我們也熟悉起來,好像在這里,大人和小朋友的界限是模糊的,她們就像是孩子王,大朋友。

那時候我喜歡服裝設計,我們就用環保袋和舊撲克做成漂亮的小裙子。學校里沒完成的科學課電磁鐵小實驗我也在這里做完。夏天實在太熱,我們就收集幾個塑料瓶,扎上眼,來一場酣暢淋漓的水仗。

現在回想童年,這樣歡樂的場面尤為清晰。在那段父母無暇顧及的時期,友好家園敞開的大門接納了很多留守的孩子。兒童的歡笑回蕩在小廣場的上空,撫平過很多傷痕,也彌補了很多童年的空缺。

在四川千佛鎮兒童友好家園,臘梅協助工作人員組織游戲。

我再大一點的時候,開始帶著弟弟在友好家園活動。我會教他把書看完放回書架,一遍遍地陪他拼阿姨們教過我的拼圖,疊千紙鶴和小花,打羽毛球。

家園辦活動時,我會跟在阿姨們身邊搬搬小板凳,打打氣球,漸漸得到了小朋友們的信賴。我開始慢慢學著像阿姨以前教我那般成為了他們的大朋友,好像以前我所有的莽莽撞撞,都在孩子們一聲聲的姐姐中被慢慢沖散。

在四川千佛鎮兒童友好家園,22歲的臘梅和孩子們分享自己的故事。

即使是長大以后,我也時常想回 “家”看看。家園的活動越來越豐富,也有越來越多的家長來參加了,安全知識競答、家庭教育理念交流和游園會等等??粗鴫ι衔以鴧⑴c的手工作品,我看到我的成長,也看到家園的成長。

在四川千佛鎮兒童友好家園,臘梅協助工作人員組織游戲。

在震后的那段對誰來說都算得上艱難的日子里,兒童友好家園就像那四面簾子都敞開的白帳篷,替孩子們撐起來一片無憂無慮的藍天。它起先是玩樂的一方凈土,讓在外忙碌的大人們安心,然后是一個成長的搖籃,從朋友的角度,在一個充滿愛和溫馨的地方指引我們長大,好像是治愈的傷痕上滋養出的一朵向陽的花,開在大朋友和小朋友的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