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香的故事

兒童友好家園為留守兒童帶來希望

梁若喬
在安香淘米的時候,爺爺從地里回來了。
UNICEF/China/2012/Jerry Liu
2012年9月10日

跟其他這個年紀的孩子不同,14歲的安香不怎么喜歡假期?!胺偶僮屛矣X得不自在?!?/p>

安香和爺爺奶奶住在一起,可大部分時間她依然覺得非常孤獨?!皼]什么值得高興的事兒”她嘆了一口氣,“我的整個童年都不開心?!?/p>

三年前,當兒童友好家園在安香家附近建成的時候,一切有了變好的跡象?!皬哪菚r起,我的生活像被點亮了?!闭f著,安香的臉上露出了笑容。?

汶川地震之后,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和國務院婦女兒童工作委員會辦公室攜手,在四川省內受地震影響最為嚴重的地區設立了40所兒童友好家園。目前,這些兒童友好家園被認為是對孩子們提供長期社會心理支持的有效方式,并且已經幫助超過30萬家長和孩子走出了災難的陰影。

這種以社區為基礎來給孩子們以支持的創新模式收到了極好的效果,所以兒童友好家園當中的36所被固定了下來,成為可以長期為當地兒童發展服務的中心。它們目前已由當地政府全權接管和資助。

安香常去的那所兒童友好家園在距離成都西南180公里的橫溪村。它為附近居住的800名兒童提供了一個促進發展和參與并受到保護的場所。這里有一個帶圍墻的籃球場,一間裝飾一新、供小朋友們玩耍的游戲室,一間與村委會共享的多媒體室,以及一間供小朋友們聚會和學習的圖書室兼活動室。

這所兒童友好家園是由兩個二十多歲的年輕女孩——小美和娟娟管理的。她們把每個孩子的名字和家庭情況都熟記于心。

兒童友好家園的大門從早到晚都是敞開的。一大早,孩子們的爺爺奶奶們就把蹣跚學步的小孩子們領到游戲室里,這里有許許多多促進兒童早期發展的玩具和游戲項目。大概下午四點左右,大孩子們放學了,他們也來到這里,在圖書室里完成作業,需要的時候可以得到兒童友好家園工作人員的幫助。在三年的時間里,這里成為了孩子們的樂園,這里的工作人員也成了孩子們最信任的伙伴。

“小美是全世界我最喜歡的人!”5歲的仁鑫用她稚嫩的童聲說完,整個人就躲進了小美的懷里,嘴里還叫著“大姐姐”。

“娟娟對我比我自己的爸媽還好,”16歲的馬鋒有些不好意思,早春的陽光下,他的小臉顯得更紅了,“我可以跟她說我的所有秘密”。

顯然,兒童友好家園的工作人員已經成為了孩子們的知心朋友。有時候,她們還需要充當護士的角色?!熬昃昕靵硌?,仁俊的鼻子出血了!”一個小男孩從藍球場邊跑邊叫。半小時之后,仁俊鼻子里塞著紙巾又回到了籃球場。

災后重建也是一個解決以往長期存在問題的機會,兒童友好家園的模式就是一個實例。這個項目目前在重建的社區中享有穩固的地位,成為社區兒童服務中心和活動場所。這種模式和理念也被采納進了《中國兒童發展綱要》(2011-2020)。

余彥勇(右)是橫溪兒童友好家園的一名志愿者,他為孩子們寫了一首歌,并定期組織合唱和演出。
UNICEF/China/2012/Jerry Liu
余彥勇(右)是橫溪兒童友好家園的一名志愿者,他為孩子們寫了一首歌,并定期組織合唱和演出。

安香的改變

“安香剛來的時候特別安靜,性格內向,”橫溪兒童友好家園的小美說。

安香在其他孩子面前的靦腆是有原因的:出生后不久,母親就離家出走。她的父親身患殘疾,并且努力爭取在附近的城市找到了一份工作,很少有時間回家,安香深受人口流動影響。

“幾乎所有常來兒童友好家園的孩子都有父親或母親一方離家在外打工,或者父母都不在身邊,”小美說。兒童友好家園的工作人員會盡量回避“留守兒童”這個詞,以免孩子們心理不適。

安香就讀于村里的中學,她說,“在我們班(共25名學生),只有五個人的父母都在家?!?/p>

她的措辭顯得尤為慎重,用“父母在城里找工作的孩子”來指她自己和像她一樣的孩子。

安香并不十分清楚父親是做什么的?!八S持自己的生活都很困難,更不用說有足夠的錢來養活我了?!闭f這話的時候,安香看起來有一絲冷漠。父親的角色在她的生活里有些模糊了。她剛過了生日,父親并沒有回來為她慶祝?!盎丶遥ńo我過生日)對他來說根本不重要,是嗎?”安香略帶諷刺的問。

安香說,橫溪兒童友好家園設立以前,她根本沒有朋友,也不敢跟任何人交談。對于這個階段的孩子來講,這是很不正常的現象?!案娓改缸≡谝黄鸬暮⒆蛹词挂率碂o憂,他們的心理和發展需要也常常被忽視”娟娟說。

安香最喜歡躲藏的位置是她家屋后的菜花地里?!拔以浽谶@嚎啕大哭,”安香說,菜花很高,可以把她完全擋住。

“讓這些父母不在身邊的孩子們敞開心扉很不容易。我們做了非常多的努力?!毙∶勒f道。兒童友好家園定期組織研討班和開放日。一個開放日,50多名家長和孩子一起做游戲、唱歌、講笑話,好多歌和笑話是孩子們自己創作的。

為了讓更多人參與進來,一個“兒童委員會”成立了。委員會成員是由孩子們自己選出的12到16歲的青少年。他們負責組織活動,開展調查甚至進行家訪?!拔覀冏约汗茏约旱氖?,”安香說,她也是橫溪兒童委員會當中的一員。

安香不僅有了要好的朋友們,也有了生活的新方向。

她說:“我想學心理學,這樣將來可以幫助更多像我一樣的孩子?!?/p>

“我記得三年前看到她的時候,那么安靜,一個人坐在角落里?,F在她完全不一樣了,成了我們委員會里最活躍的成員之一?!甭摵蠂鴥和饡和Wo官員楊海宇說。

三年足以改變一個孩子的一生。楊海宇對于兒童友好家園模式可以改變孩子們的生活非常有信心。在四川模式成功創建之后,截至2011年,又有超過20個新的兒童友好家園試點項目在河北、江蘇、四川、江西、山西、廣西、浙江、福建和安徽等地陸續建立起來,重點關注受人口流動影響的兒童。

?“兒童友好家園項目從一個災害應急項目轉變為了政府支持的為有需要兒童設立的固定項目。很快,會有更多像‘安香’這樣的孩子從中受益?!睏詈S钚χf。?


注:為保護隱私,本文中所涉及的未成年人姓名均為化名。